第 15 部分

“最後一句?”切尔西装作认真思考了一下的样子,接著说道:“好紧……放松点……宝贝儿……你想绞断我吗?这句?”

切尔西故意学著激情时分喘息的样子逗弄慕莎,慕莎又羞又恼的在他腰上扭了一把,大声嚷道:“高朝时说得那句啦。”

“小东西,高朝的时候被狠狠的cgan,舒不舒服?这句?”切尔西从善如流的应著,说完还咂咂嘴,回味无穷的样子。

切尔西这才发觉自己好像逗弄的有些过分了,赶紧柔声哄道:“宝贝儿,我爱你,我爱你。别哭啊,我错了,不逗你了,别哭。”边说边柔情蜜意的亲吻著她的眉眼。

“嗯……”慕莎被他又亲又哄又揉的,心里愈发的酸涩,强忍著哭意,撒jiao道:“再说一遍。”

“好,再说几遍都行,我爱你,我爱你,宝贝儿,老婆。”切尔西这回不敢逗她了,在她耳边柔情蜜意的呢喃著。

切尔西一愣,随即狂喜的低下头吻了下去,凶狠的撬开她的牙关,把舌头伸进去在她嘴里搅动著,慕莎配合的含住他的舌头,一下一下吮吻著。切尔西不满意她慢吞吞的动作,拖出她柔软湿滑的舌头,咬著舌尖用力的吸。

切尔西身下的roubang瞬间又硬了起来,他放开微喘的慕莎,把湿淋淋的roubang从她的huaxue里抽了出来,顺便把里面的ye体也都导了出来。

然後把她往床里面抱了抱,摆弄成趴跪的姿势,又在她肚子下面垫了好几张兽皮,让她不费劲就能把*股高高的撅起来。

慕莎由著他摆弄,心里却一阵打鼓,难道他要用兽形了?有些紧张的tiantianchun,jiao声撒jiao道:“老公,好累,让人家休息一下啦。”虽然用兽形是她答应的,可是一想到那个体积她还是会怕怕的,不知道她现在反悔的话,切尔西会不会同意啊。

切尔西在她高高撅起的小*股上拍了一下,轻声嘲弄道:“怎麽,小东西,你又想耍赖了?恩?”

“没有,人家哪有耍赖,就是很累嘛,先让我休息一下好不好?”慕莎仰起头坐了起来,向後靠在他身上,摇著他的胳膊跟他撒jiao。

“乖乖的趴好,这次c出来就让你睡觉,乖……”切尔西哄著她让她趴好。大手顺势覆上她的huaxue,抠挖起来。

听他这麽说,慕莎更加肯定这次他要用兽形了,在心里不断的催眠自己不要紧张,可还是紧张的不行,连huaxue都渐渐gan涩起来。

“宝贝儿,里怎麽越来越gan了,快流出点水来,不然一会可要受伤的。”切尔西把手指从她huaxue里抽出来,整个人从身後覆上她,大手绕到前面去把玩著她胸前的柔软,试探的问道:“怎麽了,你在害怕吗?”

慕莎摇了摇头,小声道:“不怕,就是有点紧张。”顿了下,还是忍不住嘱咐道:“一会儿,你要轻点,别c太深,太深了会痛。”

切尔西看她这样很是感动,小东西明明就很害怕,可却强撑著不说,此刻他很想停下来不用让她害怕的兽形的,可是一想到最近长老们的步步紧b,就让他不得不狠下心来,顶多他一年用一次好了,依他的能力,一次应该足以让她受孕了吧。

想到这,切尔西在她脸上亲了亲,柔声安wei道:“好,我会轻点,不会c得太深,你放松,别紧张,好好感受我,我爱你。”切尔西边说边滑下去,趴在她两腿之间tian弄她的huaxue。

切尔西这次非常有耐心的做著前戏,嘴chun手指的轮番上阵,刺激的慕莎又高朝了一次,趴在兽皮上闭著眼睛酥软无力的哼著,huaxue也变得泥泞不堪的。

切尔西觉得是时候了,趁著慕莎还迷糊著赶紧化了兽形,整个罩在她身上,挺著比人形时还要大上好几圈的roubang一个用力把硕大的头部挤了进去。

“啊……好疼……”慕莎毫无准备,huaxue口就这麽被硬生生的撑开了,剧烈的疼痛让她放声哭喊了起来。

见慕莎哭得惨烈,兽形的切尔西用仅剩的理智强撑著一c到底的yu望,c在她体内静止不动,等待她的适应,同时伸出带著薄薄倒钩的长舌,在她雪颈上一下一下轻轻的tian著,试图让她放松下来。

慕莎呜呜的哭著,强忍著想要逃离的冲动,尽量放松自己,适应身後的巨大。不断催眠自己在她身後的是切尔西,不是只白狮,是切尔西正在爱她,要放松身体,让他进来,全部进来就不疼了,他不会弄伤她的。

慕莎还没有完全放松下来,切尔西就有些忍不住了,浓重的喘息混著热气从他的鼻翼间直扑到慕莎的後颈,惹得她一阵轻颤,huaxue又不由的绞紧了几分。

“啊啊啊……”整个甬道都被硬生生的撑开来,无法形容的剧痛让慕莎眼前一黑,差点晕过去。

兽形的切尔西身下roubang不但体积比人形的大上许多,roubang的表面也不似人形时那麽光滑,长满了无数的小突起,很像是缩小版的ng牙bang。

“啊……轻点……别……别再进去了……疼……啊……”慕莎缓过口气,感觉huaxue内的凶器已经抵到仔gong口了,还在试图往里面推进,害怕的扭著腰想躲开。

“吼……”切尔西,不,此刻应该称它为白狮更贴切些,顶了几次都没能把xg器完全顶入,有些不耐烦的低吼一声,俯下上身,整个压制住慕莎让她动弹不得,然後猛地往前一顶……

“啊……”慕莎整个被贯穿了,仔gong口也被迫张开,颤抖著吞吐他巨大的xg器。

白狮的xg器整个c进慕莎的huaxue里,那种极致的紧缩让它最後一丝作为人的理智也荡然无存,野兽的本能成为主导,巨大的xg器在慕莎的身体里猛烈的抽c起来,粗鲁而凶残。

“啊……呜……啊啊……疼……啊……切……尔西……我要……死了……呜呜……啊啊啊……”慕莎的huaxue乃至jiao嫩的仔gong被白狮巨大的xg器撑得几乎裂开来,被它每一次进入都狠狠撞击的仔gong内壁无力承受的抽搐著,给施暴的白狮带来无与n比的快感。慕莎感觉五脏六腑随著他的抽动都要从口中呕吐出来。

那xg器上无数的小突起在一进一出中剧烈的摩擦著慕莎huaxue里jiao嫩的内壁,似乎已经磨破皮了,整个甬道都辣的疼著,带给她更加强烈的刺激,让她疯狂的哭喊著。

“呼哧、呼哧、呼哧……”整个覆在慕莎身上的白狮,边粗喘著边用它粗大的xg器放纵的在慕莎的huaxue里狂肆的抽c著,那紧致湿滑的实在是销魂,让它无法停止,只想索取更多。

“啊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慕莎被身後巨大的冲力撞击的摇晃著,含著白狮粗大xg器的xiati仿佛要烧著了一般,辣的剧烈的疼著,她感到眼前一阵阵的发黑,大张著嘴巴艰难的呼吸著,间或发出无意义的哼叫。

渐渐的剧烈的疼痛被麻木取代,慕莎的神智也开始迷an起来,她暗自庆幸终於可以晕过去了。只是当她再次清醒的时候,huaxue里那n‘ng牙bang’还在继续施虐,这让慕莎不由得怀疑,她n本就没有晕过去,只是稍稍闪了下神而已。

“啊……快点……快点出去……我要死了……啊……”慕莎的嗓子已经哭哑了,白狮仍在凶残的猛冲著,慕莎不知道自己还能承受多久,越来越眩晕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了。

正肆无忌惮的发泄著yu望的白狮似乎也感觉到身下的小人儿气息渐弱了下去,赶紧又加快顶送了数十下,这才稍稍把凶器的头部退到仔gong口,然後强劲的喷设了出来。

“啊……”过多灼热的jye灌入的慕莎的仔gong内,让她长长的呻l一声,接著就软了下去,人事不知了。

白狮舒爽过後,发现身下的小人儿似乎没了呼吸,不由的吓了一跳,赶紧抽出自己,用前爪把她翻转过来,把粗长的大舌头伸进她的嘴里,试图把空气度给她,前爪也放在她胸口的位置,查探她是否还有心跳。

好在还有心跳,慕莎也只是被他折腾的一口气没提上来,缓过这口气人也就清醒了。

白狮见她醒了过来,也放下心来,眉眼含笑的瞅著她,大舌头不断在她嘴里翻搅著,前爪也在她胸前的柔软上轻轻按压著。

“不要……”慕莎把头扭到一边,不肯让一只狮子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,有些嫌弃的伸手在它胸前推拒著,试图把它从身上推开。

刚才它一直在她背後,而她也一直闭著眼睛催眠自己身後的是人形的切尔西,所以虽然被它弄得很疼,却没有此刻来的震撼。

白狮有些微恼她的嫌弃,抬起前爪按住她的两只手,然後伸出舌头在她紧抿的chun上不断的tian著,大有她不张嘴就不罢休的架势。

慕莎的chun上被他tian的有些疼,实在没办法了,只好张开嘴让他的大舌头伸进去,然後乖乖的吮著。

白狮被她吮的舒服的直喷热气,最後见慕莎的眼圈又红了,这才把舌头抽了出来,赶紧化了人形,重新覆上她,亲亲她红肿的小嘴,柔声哄她:“宝贝儿,别哭,别哭,你瞧你,跟水做的似的,动不动就落泪,好了,别哭啊,很疼是不是,我帮你擦擦,然後上药好不好?”

慕莎也不想在最後一晚,还给他留下自己爱哭的印象,於是吸吸鼻子,点了点头。

切尔西见她不哭了,这才起身弄了点热水,然後把兽皮浸湿了,帮她擦拭被他蹂躏的惨不忍睹的xiati。

“嘶……好疼……轻点……你轻点……”慕莎紧咬著下chun,紧绷著身体忍受著huaxue处一碰就难以忍受的痛楚。

“好好……我轻点,轻点啊。”切尔西边柔声安抚著,边把xue口那混著血丝的白浊ye体轻轻的擦拭gan净,小心的检查了下,果然裂开了好几道小口,正往外渗著血丝,切尔西又是心疼又是後悔,赶紧拿过止疼消肿的药膏细细的涂了一层又一层。

等切尔西都收拾好了,慕莎已经睡著多时了,切尔西轻轻的在她身侧躺下,宠溺的亲亲她的额头,然後把她往怀里收了收,勾著嘴角心满意足的睡著了。

第二天慕莎醒过来的时候,切尔西还睡的正香,看来这兽形胶欢也是相当消耗体力的。慕莎想起身偷偷离开,可是稍微一动,就感觉浑身上下都像散架了一样酸疼无力的。

随即横在腰上的手臂紧了紧,切尔西低沈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嗯,别动……乖……”说著放在她腰间的大手像是有意识般的自动自发的揉捏著,帮她减轻酸疼的感觉。

慕莎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,生怕他察觉了她的意图,僵住身体等了半天,他又没了动静,这才扭过头去,只见他又睡著了。

看著他在熟睡中还勾著的嘴角,慕莎鼻子一酸,险些又落下泪来,这是她期待了多久的幸福啊,可惜就是太过短暂了些。

轻轻叹了口气,往他身上挨了挨,她现在身上酸疼的厉害,恐怕下床都有些困难,更何况只要她一动,切尔西就会醒来,想要偷跑是不可能了,看来还要找卡瑞达要麻痹散来用一用,